赛文叶电子

公司业务主要涉及智慧城市、平安城市、智慧交通解决方案的设计、咨询及实施

上海赛文叶总经理孙可奇:公交电子站牌的发展现状和应用趋势

第四届中国智能交通市场(ITSMRS)年会(以下简称“ITSMRS年会”)、 2015中国智能交通市场经济管理论坛于2015年3月18日在北京·万寿宾馆召开。本次年会由中国交通技术网主办,中国智能交通协会、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协会、湖北省智能交通协会、南京市智能交通产业协会、北京交通工程学会、上海市智能交通系统产业联盟、武汉中国光谷智能交通产业技术创新联盟、Intertraffic China等协会机构联合支持。会议共有约400人、200家企业参加。

浙江赛文叶交通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可奇,与会发表了《公交电子站牌的发展现状和应用趋势》的主题演讲。

上海赛文叶总经理孙可奇

孙可奇:下午好!刚才几位领导汇报的题目都比较大,像我汇报的这个项目就是比较小的,就是非常细节化的,只做在这个交通里面的一点点,就是做公交电子站牌的,组委会给我那个课题就是,公交电子站牌的发展现状和应用趋势,我大体分享几点:

首先是电子站牌的利好形势。因为当今公交都市建设的浪潮非常之迅速,去年我们也是专门举行了公交都市的建设会议,现在应该不止26个试点城市,整个环境是非常得好,政策也是支持比较大,电子站牌作为智能公交一个有效的补充,因为它是作为公众市民体验,信息最后看得到的,表现的非常多,特别是这两年智慧城市的建设也是比较多。然后电子站牌也作为智慧城市的一个有效组成部分,所以整体的形势是非常看好的。

另外还有一个,我们这个电子站牌也是跟我们的智能交通系统相对接,原先互联交通系统做的不太多,智慧城市做的不太好,那你想把市民体验这一块做起来是有点难度的,现在几个通车交通系统,包括大的一个大平台都已经建设好了,现在市民体验这一块应该说时候非常成熟了,所以我说利好形势。今后这两年对电子站牌发展应该说是雨后春笋一样,这两年各大城市建设的步伐非常大。

第二点,电子站牌的分布格局。因为电子站牌整体来讲国内2005年左右才开始在一些大城市开始使用,比如说北京在长安街上当时也用了一批,应该说立起来还是比较早的,然后用的比较好的,大城市里面讲的话,杭州应该说是做的相当不错的,杭州在2005年、2006年已经立了五百多座,是用户外屏的,然后做的也是,我去年去的时候还在使用,今年要升级换代,因为已经用了大概十年左右了,已用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比较成功,因为杭州还是比较超前的,接下来这一波马上,新的建设大潮又要开始。另外像成都这个建设也不错,光电子站牌投了三期,花了接近一个亿,一期都是几千万、几千万地投进去,然后在成都整个市区有建LED的,包括二环路建那种触摸互动式的,做的还是不错的,像这么几个大的城市,前些年已经,包括武汉,武汉也做的比较早,前几年都已经开始规格还算非常不错的,另外从格局上讲,东部沿海城市比西部或者是北方都要做的早一些,尤其像浙江、江苏,浙江像我们遇到一些县级市都上了电子站牌,而且像海云这样一个城市,都上了五百多个牌,总投资差不多在一千万左右,它投入的还是比较大,福建、广东、江苏也是非常多,像苏州下面每一个县级市好像都上这个牌,但是亮点或多或少,整体来讲像西部或者北方一点的,相对来说发展的慢一点,一个是经济关系,跟步伐也有关系,另外一个是技术上来讲,北方天气比较冷,特别是冬天,难点还是要先克服,然后才能建立那么大批量的,另外一个小城市跟大城市一个区别,这个是我个人的特惠,我感觉在大城市我感觉在大城市它上的规模是高大上的,然后像县级市或者城郊结合部上的牌最主要就是实用的,因为那个车它是30分钟或者是40分钟才一趟,它就是告诉你那个车快到哪里?什么时间快到,什么时间快到,就是有效地效的信息给到你,它不见得就是说让你做广告的意义有多大,它不是这个考虑的,就是给老百姓真正的实惠,这样一个方面设置的。

刚才提到了杭州,其实这一款就是杭州的,我贴了一个图,给大家分享一下,当时它做的那个样子,那个牌应该是2006年的时候上的,是32寸的液晶屏,当时上的时候是2006年左右的时候上液晶屏的时候还算是比较先进的,液晶屏2006年的时候还算比较少的,它上的是普亮的,不像现在是高亮的,现在至少上的都是1500亮度以上的,那个时候应该就是普亮的,大概是在550的亮度,然后是采用光纤方式,后面也是用布控机方式来做的,背面用的广告,当时投资方式引进了民营资本,然后建设一台大概花接近10万块钱左右,因为要开挖和拉光纤,整个费用算起来起来比较高的,一次性大概投了有五百多座,算是不错的,2012年我去过,我和公交公司沟通过,运行的还是非常不错的,今年可能要升级换代了。

然后这个也分享一个案例,这个是昆明的,昆明那个,像这个牌的样子是在2012年底上的,采用下面是60寸,然后加37寸的大屏,建设这个牌的时候他是考察了很多城市,去杭州、宁波、上海、成都,几个地方交通都去看过,然后觉得建的比较晚,人家是2006年建,或者是2008年建,我们是2012年建,所以比较大气一点,像这块是在昆明的北京路,就是火车站那个道上一路过去,建了有一百多座,现在来讲规模还算是非常不错的,它是双屏组合。然后从外形讲是双屏组合,从核心技术来讲它当时也用了微信的互动平台,二维码扫描,包括车辆的动态信息,都做在这里面,采用的高清的监控,把客流量统计也做在里面了。参观的一些企业还是比较多,觉得在当前来讲还是比较先进的。另外一个像屏幕的,因为它采用的高屏,也是热量也比较大,然后采用了液压玻璃的热处理,因为昆明照相非常强烈。

电子站牌的技术发展,电子站牌起步也算是比较早的,国外2001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了,国内2005年已经开始推广了,但是前期推广还是有一些难度,一个是通信技术还是两级为主,包括GPS的定位系统,包括车载终端在前期还不是很成熟,所以说从原数据上讲也是一直在发展,现在这几年情况完全改观,现在政府的重视程度也比较大,现在大力发展公交,原来那些系统都升级好了,平台系统的终端也做到比较精准性了,接下来最后展示部分它也要做出来,因为老百姓最后能看到的,实在的其实就是电子站牌的功能,就像我们地铁里挂的那个车辆一样的,第一辆车还有几站,第二辆车还有几站,这个是老百姓能看到的,它后台的平台系统是看不见的。另外系统一旦见到市场高峰,就做一个老百姓体验的工程,就涉及到昨天的PPP,这也是整个大势所趋。

原来的系统因为公交,在座的有蛮多企业都是智能公交做的非常好的企业,但是2005年、2006年的时候因为有蛮多公交系统上的系统,你问他公交系统上了没有?他说上了,他的意思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公交智能交通系统,他说的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定位系统,一个定位系统作为电子站牌,显示准确数据的时候还是有蛮大的差距,前几年你要真正把信息做的精准的时候,它原数据可能还是有点欠缺,会有点难度,这段上的交通系统也都经过评审以后哪个厂家做的好,上的还是非常精准的,所以说它的数据精准上就得到了保障,还有电子站牌从单体的技术上来讲,也是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我刚才讲2005年、2006年的时候上的屏幕都是普亮的,那时候普亮已经很先进了,如果我们上LECD的屏要节能的、高亮的。另外专业散热的技术也做得非常到位,先前上液晶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,包括不同的厂家上的时候或多或少都出现屏幕黑屏,液晶屏在户外的时候如果散热,包括温道处理的不太好,它就会出现液晶屏黑屏。等你冷却下来它就恢复了,这个问题还是蛮严重的。

另外像光学感应,现在我们做的包括一些大型的厂家做的电子站牌,它都是做光感应的,光感应就是阳光直射的时候是非常亮的,亮度达到了1500到2000,也就是直射的情况下也是看的很清晰的,但是到了夜晚它的亮度随着光线的强弱也降到最低,这样可以省电,另外也让老百姓不刺眼,如果你觉得夜晚太亮了,刺眼了也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。还有一个建设这块来讲,推广比较难是因为这个户外电子站牌建设的时候它需要接电,如果单纯用那个候车厅或者是用路灯的电还不够,因为候车厅或者是路灯基本上是白天没电,晚上在来电,因为电子站牌白天也需要电,如果纯粹用蓄电池充、放电的时候,还是比较难以解决。现在一般我们重新规划,现在通常由设计院先设计,有规划项目的时候你帮着把光纤或者是机电工程也一直开展进来,那么建设起来就考虑好供电问题得到解决了,接下来建设也就得到了保障。另外像高纤市级能够直接拉到牌前,通信问题上也比较实时,原来15秒或者20秒划一次,速度肯定是比较滞后的,现在这块上通信的速度比较快,也是数据精准上也得到了一些改善。

我截了一个图,这个图是去年上海改的,现在已经做了一千五百多个牌,原来上海是用32寸的,也是用那个普亮的,去年我们在浦西已经改了,有一千五百多座,现在55寸的大屏,它是横在一起的,背面采用空调散热的方式,然后物业挂了一个主题在操作,上海今年又要建一千多座,提出来一个总方式,就是要在这个应用屏上做光学处理,原来不知道各位对电子站牌或者说户外液晶屏有没有了解?因为户外液晶屏如果安全常规做法,前面是有一个玻璃,屏跟牌之间有一个玻璃,然后中间有空隙,从光学上讲有三道反光面,液晶的第一道面是反光,玻璃的里侧面也是反光,液晶屏的表面也是反光,有三道面反光的话,光线非常好,电路很高的情况下,看过去还是有影子,这个感觉上不是非常良好,这次我们上海这边也都提出来,用光学处理的屏,也就是说在液晶屏的表面直接贴在光学处理法,玻璃直接贴在屏上面,然后采用一种胶,把它直接贴胶似的,反射面只有一面,只有一面相对来说可视效果好很多,这样让大家感觉到真正的户外大屏上可以看到效果非常好。

另外各地的对这块,因为这块算是老百姓比较关心的,或者是领导比较关心的站牌,因为市民都能看得见,它的外形上要求是比较高的,我们现在到处可以看到的一些候车厅或者电子站牌,它都是有跟本土的或者是当地的文化相结合的,像我们这个也是,比如说个性化的设计,也是根据当地的一些特色或者是把当地的文化结合在里面,然后给大家感觉这是我们单独来设计的。从产品的使用上来讲,我们核心推广一个节能化,因为你这个产品一直在户外,如果能耗非常大的话,长时间用,它一般只是用12个小时以上,如果节能做的不太好,电费也是不得了,另外还有很多地方它不是接电的,它要采用其他的绿色资源来做,如果你用绿色能源的方式来做,能耗都做不到的话,这块比较麻烦。

另外各方面功能的强化也做到比较细致,我接下来有一条可以再细化一下,像这个我们做给浙江嘉善的一个外形,这个是马路墙的一个方式,因为江南的建设特色就是白墙黑瓦,马路墙的那种方式,我们结合了马路墙的一个设计。另外这是古典式的,因为电子站牌是一个新兴事物,算是一个时代的信息,如果你纯粹搞的古典的,感觉有点不太符合整体的设计要求,我们做了一个定制,夜里看,夜里打光上来它是可以透光的,然后感觉到这个有一种比较现代化的气息,另外还装了一个高清的摄像头,摄像头本来一看就是现代化的气息,就是古典跟现代相结合,当时在嘉善经过市民公投的,我们做了几款设计,公投的项目,老百姓选出来觉得这样的一个方式是符合当地的文化理念。它的候车厅也是这样,它候车厅觉得也是吻合它的一个江南风味来做设计。

从功能上来讲,强化功能有这么几点来解释,其实我们门口有一款电子站牌是可以看到的,我们现在把刚才有些大的平台系统里面的,就比如说路况信息,我们电子站牌里也做了一块路况信息,比如说车辆拥堵的这些情况,也可以给它做一个小的展示,这个前提是站在,我们这个项目比如说是做给智慧交通,或者是智慧城市的来建设,数据的来源要多,一个是公交数据,还有出租车其他的一些服务数据都给到我,那我也可以把这一站或者是这一条路的拥堵信息,通过绿色表示畅通,红色表示拥堵,这样的信息给它展示出来,比如说人员在停车的时候,这条路是非常拥堵的,而且不怎么动的,你可以换其他的公交方式或者是其他的交通方式来选择。因为交通厂家现在有很多都做了客流量统计,车上有多少人?当前站有多少人?或者车上现在有多少人?而这个信息也是比较重要的,如果这个信息也给电子站牌对接,那在车上也可以显示出来车的颜色,比如说车可以用红色的,那就表示车的拥堵,如果是绿色的表示车上有点空旷,这个就是门口的一款电子站牌的实物,大家也可以看一下。

发展趋势:就是利用趋势,我们希望把电子站牌数据做的精准,向节能化来处理,通过绿色能源做节能化的一个目标方向。因为单单做电子站牌还不太行,它必须要跟媒体方先绑在一起,做一部分广告媒体,所以说有些广告精准投放有一些细化。还有互联网的后一步就是要做互动式查询,在这一块工作上也要做互动查询,那老百姓在站点上也可以作为一个移动互联的入口,这就是我们今后的一个发展趋势。

这一款就是一个节能的,就是太阳能的一个方式,然后做成低能耗的一个方式。互动的,这块是做在户外,可以做互动查询,上面是到点站信息,然后可以查周边的网络、站台、银行或者是换乘,还有现在作为一个购买移动互联的入口接进来。运营方式上也可以由政府来投资,我们也可以作为BOT或者是PPP的方式向各大公交企业沟通,如果是有钱自己建,如果是需要我们引进的,第三方买的,我们也可以跟大家一起来引进。

我大体上再花一点时间稍微解说一下我们这个公司,浙江赛文叶交通电子只做公交这一块的产品,主要是做公交的交通系统和电子站牌,核心现在是以电子站牌为主,我们深挖掘,在国内已经拥有像昆明、贵阳、成都几个省会城市,像宁波、舟山、徐州、苏州,大概还有二十多个城市在运营,现在我们的产品的一个发展方向,最主要就是三个方向,是我们的重点方向,一个是节能化的产品化线,做到低功耗,然后就是高准确性,就是数据一定要准,如果数据不准,站牌放在那里就没有意义了,另外要作为一个移动互联网的那个,查询、互动功能一定要强一点。谢谢。

提问:孙总您好,我对电子站牌不是特别的了解,但是我觉得听你那个介绍里面,我觉得电子站牌是不是最核心的价值比如说给乘车者,核心价值就是你的信息,你的这款产品最重要的就是成本,比如说液晶屏那些东西可能是价值最大的一块,您怎么看待这些东西会不会被手机APP替代?如果会你怎么看待APP对您这个东西可能带来一个影响呢?

孙可奇:APP应该说多少肯定是有影响的,因为像我们大部分的年轻人来讲,特别是我们做信息化的人来讲,做手机APP自己来查询一下现在还是比较方便的,但是作为城市的主导或者决策者来讲,它是分为两部分,因为有一些小孩或者老人,或者大部分的人,不是所有人都用APP,所以说你要考虑那个上公交互动信息的时候,APP也要上,电子站牌也要上,特别是像郊区,郊区都是农民,或者打工的人特别多,他那块上的那个牌的,我们推行的就是比较节能化或者是精简化,然后费用比较低,但是对他的意义就非常大,那个也是领导会考虑到,我们也更他们沟通这个事情,我单单上一块APP行不行,他说APP要跟它相结合,因为有一部分就是说不同的群体。

提问:问一下孙总,我不是干这个的,但是多问一句,公交站牌就是说除了显示和针对于车提前多长时间到达?预测这个数据应该问题不大,但是现在有没有这种案例?比如说我在这个站牌,我可以看到想去多少站以后,我预期要多长时间,甚至说我几个线路组合之后,在站牌上能够显示出来,有没有这样的案例?甚至我可以公交跟地铁组合,然后预测到,就是说之后有没有案例的这种东西?我想问一下。

孙可奇:时间,目前我们做的案例上,原来也显示一部分时间,显示时间一个主要是看拥堵的情况,像我们现在做的大理,大理光洱海的那个建法,它做时间就非常精准,因为基本上不怎么堵车,类似于有轨电车的那种方式。

孙可奇:目的地之后,就是说你要去哪里。

提问:对。

糜长军:旅行时间。

孙可奇:这个比较难做,因为我们不知道你要去哪一站?上面没法给你显示,因为我们这些站牌上是显示前面的车距离本站还有多少时间,因为集中点是当前站,然后前面的车我可以量出来,然后你要去哪个站我们不知道的,你要到哪个站,这个地方目前没有显示的,然后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显示的,比如是像我门口就有一个,是大体的车在哪个位置,后面的车也是可以显示出来的,用APP就比较容易。